環境信息公開:最新更新
關于審理環境侵權責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關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關于印發《環!邦I跑者”制度實施方案》的通知
新環保法長牙“咬傷”GDP?環保部說“夸大了”
環境違規按日計罰再出重拳 6企共領千萬罰單
環保部取消企業上市環保核查
廣州將建“城市礦產”信息發布及交易平臺
論環境信息公開與環境政治治理
江蘇省企業環保信用評價管理依法動態調整
河南推出企業環境行為排行榜
歡迎光臨中國環境經濟網 http://www.345311.buzz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 >  環境信息公開 >  研究探索
 
 
   發表日期:2011年7月9日         出處:中外對話    作者:孟斯   已經有1740位讀者讀過此文

 

環境信息公開,有法難執行

中國實施環境信息公開已有三年,然而孟斯發現,要獲得真實的環境信息仍面臨重重阻礙。

環境信息公開的執行情況,檢驗著政府是否真正認可和推動以公民為主導的環境保護行動。專家和信息申請者認為有法可依后申請信息仍阻礙重重。孟斯報道。

中國實施環境信息公開已有三年,但參與過申請信息的民間人士和學者認為,法規中的模糊條款仍嚴重阻礙著信息公開執行。

雖然中國規定公開的信息一下列了19項,豁免的信息就用一句話規定,但它卻成了一個口袋,什么都可以往里裝。污染受害者法律幫助中心主任、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王燦發在427環境信息公開三周年研討會上說。他說相比之下,國外法律則是把例外的規定出來,要求沒有列入例外的都應該公開。

《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和《環境信息公開辦法(試行)》正式實施已有三年,此次自然之友在北京舉辦研討會,聚集了專家學者和民間環保人士,探討其執行情況。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八條規定,行政機關公開政府信息,不得危及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經濟安全和社會穩定。王燦發將之稱為三個安全、一個穩定。他說,這些已經成為被相關政府人員慣用的搪塞理由,僅這一條,就使公開程度大打折扣。

王燦發認為,法律應該具體列哪些屬于危及三個安全、一個穩定的信息。

王燦發還提出,法律對國家秘密和商業秘密的界定模糊。國家秘密在《保密法》里還有一些規定,而商業秘密則沒有任何相關規定。他說,很多企業甚至把其治理污染物的設施和排放污染物的情況稱為商業秘密,理由是擔心申請者通過排放物推測生產原料,從而暴露技術。

環保組織綠色和平政府與公共事務主任雍容介紹,2009年綠色和平向株洲環保局申請當地兩家公司排污信息。歷經兩個月,得到答復為這兩家企業都是上市公司,對信息公開很敏感,并且已有信息有200多頁,沒有電子版,無法在網上公布。

達爾問自然求知社陳麗雯向海安縣和南通市環保局,申請海安垃圾焚燒廠相關信息。在親自登門詢問下,最終得到的信息對她仍沒什么用。她也因涉及企業秘密和自身組織與海安垃圾焚燒廠不相關而被拒。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胡靜對企業公開狀況也表示擔憂:相對于政府的環境信息公開,企業的狀況非?蓱z,即便是大型企業,公開的環境信息仍非常有限。

在中國政法大學環境資源研究中心和英國組織ARTICLE 19共同完成的一份中國環境信息公開測試中,北京周邊包括首鋼總公司、北京東方化工廠、中國華能集團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和北京現代汽車有限公司的五家大型企業,沒有一家愿意公開有關排放污染物的信息,和與環保部門簽訂的改善環境行為自愿協議的信息。

另一些申請者甚至得不到被拒絕的理由。

2008年北京高安屯垃圾填埋場曾因污染環境,引起附近居民集體游行,迫使政府公開抱歉,并承諾追加9000萬投資。家住高安屯附近的趙蕾,向市政管委申請公開此筆資金的使用信息,很久后得到的答復卻僅是承認污染事實、保證努力改進,謝謝關注,只字未提9000萬用于何處。

北京市民揚子2009年向北京市環保局申請北京市醫療垃圾焚燒場處理檢測數據和頒發臨時許可證的依據,卻被告知政府在監管,但信息沒有。

此外,前述中國環境信息公開測試顯示,不便提供、不易公開,容易引起媒體炒作等都是環保部門的拒絕理由。

王燦發認為,在各級環保部門中,具體的辦事人員接到信息公開的申請,都需要請示領導,常常因此受到阻撓。

北京中咨律師事務所律師夏軍對過去三年環境信息公開的評價是進一步,退兩步。對此王燦發解釋,國務院辦公廳2010年《關于做好政府信息與申請公開的意見》規定,行政機關對申請人申請公開與本人生產、生活、科研、特殊需要無關的信息可以不予提供,還明確了一事一申請原則,即一個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只對應一個政府信息項目。這些對公民申請信息公開形成了很大限制。

前述中國環境信息公開測試總結報告中稱,在調查的11種信息中,最容易獲得的是地方環境保護規劃和環境質量狀況等籠統信息,而危險廢物的種類和處置情況、廢物排放量和污染物超過地方排放總量控制指標的企業名單,是最難獲取的信息。

公眾與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認為,污染問題多年得不到解決的主要原因是缺乏動力,執法不嚴。因此需要廣泛的公眾參與補上管理動力的不足。而獲知信息是公眾參與的前提。2009年,時任環保部法規司司長的楊朝飛也曾提出:基層環保部門應當支持老百姓的污染訴訟,給他們提供一些污染監測數據。

王燦發說,信息公開問題不僅是立法問題,其深層原因是體制改革、社會發展還沒有走到那一步。他用上海市民許太生的案例鼓勵申請者發揚堅忍不拔的精神:許太生申請寶鋼建設項目環境評價報告歷時3年,收到13份決定書和裁定書,經歷了申請、復議、起訴、上訴、再上訴、申訴、信訪、再申訴到最高法院的過程,最終得到了所申請的信息以及相應的經濟補償。

據環保部工作報告,2010年,環境保護部共收到政府信息公開申請226件,數量同比增長205%。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相關評論:
  打印本頁
Copyright © 2005-2010 中國經濟環境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16948號
 
刮刮乐怎么辨别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