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信息公開:最新更新
關于審理環境侵權責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關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關于印發《環!邦I跑者”制度實施方案》的通知
新環保法長牙“咬傷”GDP?環保部說“夸大了”
環境違規按日計罰再出重拳 6企共領千萬罰單
環保部取消企業上市環保核查
廣州將建“城市礦產”信息發布及交易平臺
論環境信息公開與環境政治治理
江蘇省企業環保信用評價管理依法動態調整
河南推出企業環境行為排行榜
歡迎光臨中國環境經濟網 http://www.345311.buzz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 >  環境信息公開 >  研究探索
 
 
   發表日期:2010年7月27日         出處:南方周末      已經有1512位讀者讀過此文

 

環境信息公開咋這么難

——29份信息公開申請表的遭遇

20100624, 來源: 南方周末,撰稿:袁端端,記者:徐楠

29個被申請環保信息公開的城市中,12個積極回應,3個明確拒絕回復,1個提出無理要求,另外的13個則始終保持沉默。

2010520,南方周末依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及《環境信息公開辦法(試行)(簡稱試行辦法”),向內地所有31個直轄市和省會城市、自治區首府的環保局發出公開2010年以來該局行政轄區內受到環境行政處罰的企業名單及處罰事由的申請。

當天,除拉薩和?趦傻匾蛉狈A信息未能發送外,剩余29份《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通過南方周末辦公室的傳真機向各地發出,但接下來等待這一張張申請表的卻是一路波折。

申請發出后,記者進行了電話確認,各地環保局的態度迥異,很多環保局工作人員甚至直接反應這是什么東西?”

按照上述兩法規定,各部門接到申請之后應在15個工作日內予以回復。截止到2010623,29份申請中,南方周末接收到南京、合肥、天津、北京、昆明、貴陽、西寧、上海、鄭州、福州、重慶、銀川、杭州、太原、南寧、武漢16個城市的回應,但回應內容頗有不同。

其中,南京、合肥兩市回復了訴求內容,并打來電話確認。南京市環保局在接到申請四天后,第一個發回傳真告知該市在20101—5月期間,15家企業因不同原因受到了環保局的行政處罰,在其《2010年行政處罰清單》上列出了行政處罰相對人和處罰事由;合肥市于61發回傳真告知該市前五個月間有9家企業受到環保局行政處罰,并詳細列出了處罰相對人、案由、立案時間和處罰內容以及決定下達時間。鄭州市環保局表示接受公開申請,但要求申請者另外填寫一份表格,目前正在新一輪的申請進程中。

而北京、昆明、福州、上海、銀川五地均以電話告知此類信息均已在網上予以公布,不再另行公開,后經記者上網查閱發現確已公開。618,記者再次向未作回應的17個城市和地區發出申請,重慶、南寧、太原、武漢加入回應之列。武漢市環保局在截稿前最后一刻回復公開兩例處罰信息。

與上述城市的或積極或消極回應不同,貴陽、天津、西寧三地明確拒絕了申請(拒絕理由見表二),杭州市環保局則要求申請者提供營業執照復印件和相關機構證明復印件,否則不予提供,但南方周末并非法人機構,所以申請中斷。

其余的13個城市在經過南方周末記者的兩輪申請之后,仍保持沉默。

理由很牽強

針對各地內容迥異的反應和回復,南方周末特地邀請了兩位致力于研究信息公開和環境法立法的專家———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竺效和中國政法大學環境資源研究所副所長楊素娟做出點評。

在竺效看來,“你們申請的內容本來就屬于應依據職責主動公開的政府環境信息的范圍。他進一步解釋說,根據上述兩法的規定,環保部門應當在職責權限范圍內向社會主動公開環境行政處罰的情況。

楊素娟教授也認為,“他們(環保部門)應該承擔主動公開的義務,而不需要你們專門提出申請。她認為,盡管對于如何公開沒有明確規定,但如果有地方試圖以經濟不發達、基礎設施不完備而拒絕公開是非?尚Φ,“信息公開可以有多種方式,(環保)局門口有一個公告欄也能公開啊。”(針對三個拒絕公開的城市和杭州的專家點評見表二)

多年來,各種NGO一直是促進和推動環境信息公開的重要力量。2009年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NRDC)與公眾環境研究中心聯合發布了污染源監管信息公開指數(PITI指數),研究數據顯示我國的環境信息公開僅僅是艱難起步,而且各地差別巨大。必須有越來越多的實例讓大家看到,用先進地區帶動落后地區,才能慢慢變好。胡元瓊強調,她是NRDC駐北京的中國環境法項目律師,“消除顧慮,就必須要用實際的案例來證明。在她看來,各省市并不積極的反應是一種普遍現象,這和各地的經濟發展有一定關系,但并不是必然,她的研究表明,一些中小城市的信息公開工作做得甚至比發達大城市更好。

胡元瓊提醒,不能用統一的標準來衡量各地信息公開的尺度,新疆、西藏等地由于基礎設施不夠完善,有的地區連網站都沒有,但通過其他的方式,如報紙、電視、公告欄等方式公開一樣屬于信息公開。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做與不做。

真正的壓力來自地方

事實上,環保部門還是政府信息公開方面的先行軍。環保部門是在國務院頒布政府信息公開條例之后第一個執行的部委,并詳細出臺了相關細則,走在了全國各大部委的前列,既便如此,細則距離真正的信息公開尚有較大距離。大家關注得不夠,重視不夠,也沒有意識。楊素娟說。試行辦法的不完善也是問題之一。胡元瓊說,由于試行辦法缺乏具體的操作指南,一些基層環保局在面對收到的部分申請,不知道該如何歸類,無法準確回復。

在胡元瓊看來,信息公開難以實現的真正壓力不僅僅源于環保部門自身,還來自地方。她解釋說,地方環保局不歸環保部管,而是歸屬各地方人民政府,由于各地招商引資和自身形象以及政治等因素,地方政府會在公開負面信息例如排污受罰企業上對環保局施壓。

盡管不公開法律規定的信息,是屬于沒有履行試行條例所規定的義務,誰會那么較真呢?”胡元瓊說,“靠個人的力量實在是太難了,如果一個人非得較真,他得先提出申請,環保局不回應或者沒有回復所需信息,可以再進行復議,如果依然沒有得到滿意的結果,可以再起訴,但有多少人會去做這樣的事情呢?”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相關評論:
  打印本頁
Copyright © 2005-2010 中國經濟環境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16948號
 
刮刮乐怎么辨别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