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信息公開:最新更新
關于審理環境侵權責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關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關于印發《環!邦I跑者”制度實施方案》的通知
新環保法長牙“咬傷”GDP?環保部說“夸大了”
環境違規按日計罰再出重拳 6企共領千萬罰單
環保部取消企業上市環保核查
廣州將建“城市礦產”信息發布及交易平臺
論環境信息公開與環境政治治理
江蘇省企業環保信用評價管理依法動態調整
河南推出企業環境行為排行榜
歡迎光臨中國環境經濟網 http://www.345311.buzz
    欄目導航   網站首頁 >  環境信息公開 >  研究探索
 
 
   發表日期:2010年7月27日         出處:法制日報    作者:郄建榮   已經有1310位讀者讀過此文

 

環境信息公開步履維艱,條例規章頒行2年實施效果差強人意

 

法制日報,記者:郄建榮

 

環境保護離不開公眾參與。很多時候,公眾有對企業進行環境監督的熱情,但是因為不能了解有關信息,很難把這種熱熱情轉化成參與的力量。200851,原國家環?偩诸C布的《環境信息公開辦法(試行)》施行,曾受到高度評價。實施2年來,效果如何?在環境信息公開方面,我們還要補哪些課?

  北京大學環境法教授汪勁告訴本報記者,他的感覺是:流于形式,為了公開而公開。他個人甚至認為,沒有取得什么進步。

  學者汪勁的觀點與基層執法者、河北省監測站書記謝劍鋒的看法不謀而合。說到環境信息公開,謝劍鋒也覺得沒有多大的進步。

 

  信息公開令人失望!

 

  2007117,國務院通過《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簡稱《條例》);原國家環?偩衷谶@一年的28也發布了《環境信息公開辦法(試行)(簡稱《辦法》)。

  《辦法》與《條例》同在200851施行。雖然輿論曾對《條例》和《辦法》寄予厚望,遺憾的是,施行2年來的效果并不能令人滿意。

  汪勁教授告訴記者這樣一件事:《辦法》施行后,汪勁曾經試探著讓他的幾個博士生給一些地方打電話,索取環境信息。盡管他的博士生都是研究環境法的,也都算得上是內行,無論是提問技巧還是提問方法全部都是依據《辦法》,但是,結果卻令汪勁非常失望,想要了解的環境信息一點沒得到。

  汪勁說,盡管《辦法》規定了17類公開內容,但這17類內容具體到操作時,隨意性比較大。再加上從事環境信息公開各部門工作人員的認識水平和法律意識存在的差別,以及對國家秘密商業秘密的概念在行政和司法上的認識不足,主動公開的信息范圍實際上并不明確,受到了很大限制。同時,環境信息公開司法救濟難以保障。

  在《辦法》規定的17大類環境信息中,汪勁說,有一大半實際上都已經公布過了,而未公開的那一小半當中,包括公民希望知曉的信息,比如自己周邊環境質量狀況如何,許可審批項目涉及的環境影響特別是對健康的影響以及企業守法、行政執法等等信息,總之是公眾希望知道的與個人切身利益相關的資料卻拿不到。

  本來是不該保密的,行政機關工作人員由于拿捏不準,甚至存在主觀傾向性,最終導致不應該保密的信息被保密了。汪勁告訴記者,這種被保密比較常見的表現形式就是拒絕、拖延、找借口。

  說到企業的環境信息公開,汪勁說:由于自律和他律的缺失;由于社會責任的缺失,以及選擇性執法以及執法不公現象存在,導致企業很少公開甚至不公開環境信息。

 

  深入推行還存在不少障礙

 

  謝劍鋒在任河北省監測站書記前,曾是河北省環保局宣傳中心主任兼中國環境報河北記者站站長,他對基層環境信息公開的現狀可以說并不陌生。他認為,至少有五種因素阻礙著地方環境信息公開。

  第一是,傳統行政方式的思想參與。在環境行政管理和執法中,領導說了算。謝劍鋒說,在環境信息公開這個問題上行政色彩很濃———“他不想公開,就不公開。

  第二是,惟我獨尊的官本位意識,謝劍鋒說,這個問題實質是前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我是環保局局長,我是監察支隊隊長。環境信息公開這個東西跟老百姓商量不著。最終還是想公開就公開,不想公開就不公開。

  第三是,以涉秘為借口的謹小慎微。謝劍鋒透露,這種情況很多。眼下,環保是一個風險指數很高的行業,大家在工作上更多的是謹小慎微,能不說的就不說。謝劍鋒認為,最主要的是,怕公布出一個問題帶來更多新的問題,如果再引發群體性的上訪,那就更難以收場。

  第四是,缺乏創新意識和改革精神。在環境信息公開上,謝劍鋒說,基層的選擇是,寧可慢慢來,絕不出風頭;沒搞過的東西絕對不干。

  第五是,幻想掩蓋真相,圖謀不軌。謝劍鋒說,盡管這話他說得有點重,但是現實中并不是沒有。個別部門甚至是個別人,在信息公開上人為地在設置一些障礙,百般推托、阻攔。謝劍鋒認為,這種情況往往是公開的內容可能就涉及到他的不法行為。比如說,有的環保局長在那家企業入個干股,你還想從環保局獲得該企業的環境信息?

 

  相關法規需要升格!

 

  《條例》本身位階就低,《辦法》更不用說了。汪勁說,《條例》的位階低,一個突出表現就是,它本身要受制于兩部法律,即修訂前的保護國家秘密法以及檔案法。他認為,位階太低,不容易引起政府和各部門的重視,很多機關和部門害怕引發新的矛盾和新的問題,因此就沒有公開。

  去年年底,最高法院發布了一個公開征求意見稿,其中,就對應當公開沒公開,包括依申請公開的原告、被告的主體資格做出了規定;對受案范圍、政府信息公開行政案件的原告、證據也做出了規定。汪勁說,對于政府信息公開包括環境信息公開來說,這無疑是個好消息。

  他說,盡管他不知道這個司法解釋什么時候能通過,但是,他認為,這個司法解釋對政府信息公開提供了司法保障。特別是對公眾,公眾能夠依照法律來獲取正當的信息。

  429,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新保守國家秘密法。汪勁認為,這個法律對政府信息公開的范圍有了界定。如果不再是國家秘密的話,原則上就應當公開。

  就環境信息公開,謝劍鋒認為,需要完善制度完善現有法律、法規。關健是要有細則,越細了底下越容易操作,自由裁量的機會就越少。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相關評論:
  打印本頁
Copyright © 2005-2010 中國經濟環境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16948號
 
刮刮乐怎么辨别有奖